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手機版

拇指閱讀 > 女頻 > 玄幻 > 異度謎魂

異度謎魂

醉心道人作者 著

玄幻連載

《異度謎魂》小說,作者是醉心道人,主角是夏斌,童美麗。小說主要講述了:夏斌一直是一個游魂,他一直躲在醫院里等待著剛剛死掉的男孩,然后躲進他的身體里面,他不能去投胎轉世,因為在閻王的生死搏上面根本就沒有他的名字,他一直都在想,也許投胎轉世的話也是一種幸福。卻不料,這一切都是一個陰謀。...

60萬字 更新:2020-03-01 00:56:14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收藏書架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異度謎魂》小說,作者是醉心道人,主角是夏斌,童美麗。小說主要講述了:夏斌一直是一個游魂,他一直躲在醫院里等待著剛剛死掉的男孩,然后躲進他的身體里面,他不能去投胎轉世,因為在閻王的生死搏上面根本就沒有他的名字,他一直都在想,也許投胎轉世的話也是一種幸福。卻不料,這一切都是一個陰謀。

《異度謎魂》文章節選

炎熱的夏日,本就讓人煩躁不安,知了站在樹梢不停鳴叫。在一所城邊的幼兒園里,五十多歲的郝園長躲在窗簾后笑瞇瞇的看著外面操場上發生的一幕,如果仔細觀察,你會發現郝園長的一只眼睛很特別,在黑暗中隱隱發出一絲紅光,那是一雙不屬于常人的陰陽眼,而他的一只手上端著一個巴掌大的龜甲,上面用古纂刻著密密麻麻的小字寫道:“天地陽魂不入六道輪回,尋得轉世陽魂,可破北斗乾坤八卦陣,入昆侖,開生死門,得長生不老。”

郝園長一邊看著窗外,一邊笑著呢喃道:“果然妙,千年難遇,秦始皇都沒找到的長生不老的秘密,竟然秘密藏在五斗米教中,真是天助我也。”

說完郝園長眉頭緊皺起來:“只是這五斗米教的北斗乾坤八卦陣在什么地方?看來只能派人去五斗米教的發源地巴郡和漢中找一找了,不管了,先弄到天地陽魂這把鑰匙,有了鑰匙還怕找不到北斗乾坤八卦陣,解不開昆侖生死門,只要弄到長生不老藥就行了,哈哈……。”

于是郝園長利用新來的小實習生弄出一場意外,讓原本躲在醫院里尋找肉身的天地陽魂轉生到一個六歲小男孩的身上……。

“我到底是誰?為什么我不能去地府投胎,難道天地間只有我一個陽魂嗎?可為什么陽魂不能投胎,六道輪回是什么樣子?如果能忘掉一切,也許是一種幸福,你們知道嗎?我也許是一個被詛咒的靈魂……。”

這個游魂就是我,我已經在這所醫院里徘徊很久了,因為我即不能去地府投胎,不能像正常人一樣轉世,白天只能在這里等待重生的機會。

忽然我感覺到一絲黑白無常的氣息,抬頭望向了棚頂,此刻棚頂正是醫院部的急救室,透過天花板,我看到一個老男人抱著一個剛剛斷氣的孩子急沖沖的跑進來,而躲在角落里的黑無常鎖鏈一拋,那孩子的魂魄立刻被勾了走,接著黑無常一轉身,就帶著那孩子的魂魄消失在黑暗中,見此情景,我心中大喜,老子的轉生機會來了。

就在醫生準備檢查這孩子的情況時,我已經順利地溜進了這個小家伙的身體里。

只聽醫生說道:“沒事,虛驚一場大概是昏厥了,醒了就沒事了。你是這孩子的什么人?”

“我是幼兒園的郝園長。”

醫生按照慣例贊賞了幾句。可我卻沒心情聽他們寒暄,此刻我腦袋里闖入的一份不屬于我的記憶,是小男孩臨死前的記憶,這個男孩有個很好聽的名字——夏斌,還有一個小名叫鬧鬧。

如果你想問我是誰?我也不知道如何解答這個問題,幾百年里我有太多名字,而這些記憶混雜在一起,連我自己都也不知道我到底是誰,甚至不知道為何會不入輪回。最關鍵的是黑白無常的生死錄根本不顯示我的名字,而生死錄上沒有名字的鬼,永遠無法進入地府,更不能轉世投胎。

歲月留給我的只有是孤獨、無助、迷茫。我害怕孤獨,渴望像平常人一樣過著普通而又快樂的日子,體驗人生的七情六欲,不想做個游魂四處飄蕩。所以我只能選擇附身,至于為什么會選擇小孩?因為我只能附身在沒有太多記憶的身體里;當然魂魄不全的二傻也可以,不過那會很麻煩,一個瘋顛顛的二傻,忽然變成正常人,量誰都覺得奇怪,一定會請道士擺陣驅邪,為了不給自己惹麻煩,我只能選擇剛死的小孩,而且還要是男孩,因為男孩身體里陽氣未散,剛好與我的純陽之魂魄融為一體。

可我運氣一直不太好,自從上次死后,二百多年里,我就一直沒有找到機會,同時也只能怪現代的科技太發達,如果這是古代,我也許早在亂葬綱里找到了替身。

雖然我有了身體,可這個小男孩是被活活摔死的,頭部受了重創,五臟六腑也受了一些輕傷。另我沒想到的是,這里的庸醫居然都沒給做任何檢查就讓我出院了,可我心里明白,如果我不是純陽魂魄,此刻他們只能通知家里收尸。

大概是看我轉醒,郝園長竟然送我回了幼兒園,還千叮萬囑不要眾人說出此事。我實在搞不懂,那位郝園長為何要這樣做?

晚上等鬧鬧的母親看到我迷迷糊糊的樣子,也沒在意,還以為我困了,抱著虛弱的我就回了家。但這副身體卻在悄然發生變化。靈魂和身體契合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所以過去老人有個說法,一歲的孩子出門都要蒙著頭,怕嚇掉了魂,就是這個道理,在加上這個倒霉孩子身體本身就有傷,靈魂和身體的契合度就更低了。

我怎么也沒想到午夜的陰氣也會侵蝕進這副受傷的身體。而這股陰氣正好和我的陽魂相排斥,形成了一股內外夾攻之勢,讓原本身體里就不穩定的陽氣經常被逼的四處亂竄。感覺身體就像被千萬只螞蟻撕咬一般難受,搞得我的新身體忽冷忽熱,疼的我渾身直冒虛汗,最后驚醒了鬧鬧的母親童美麗。

童美麗翻身一摸我滾燙的額頭,嚇得當時便慌了神,一腳把鬧鬧的老爸夏陽光一腳給踹醒,就把我送進了醫院。

就這樣一天之內我進了兩次醫院,一進醫院就被急救室的值班大夫認了出來,看著我詫異的問道:“這孩子怎么又來了?”

鬧鬧的爸爸一聽頓時急了,上前一把揪住醫生的衣領追問道:“你見過我家孩子?什么時候的事?”

于是醫生便把下午發生的事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還說我沒什么大事,不用擔心,可那畢竟是鬧鬧的爹,不是幼兒園的園長,哪里有那么好糊弄,立刻要求做各種檢查。

就在這樣我被二人抱著折騰了一宿,當清晨檢查報告出來時,那個倒霉醫生拿著一堆報告糾結地走進病房。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X

掃一掃,查看手機端!

重庆时时fc登录网址 手游麻将助手 东京热无码下载 论坛 石家庄站街女一条街 幸运飞艇 七星彩80期开奖号码 足球比分直播捷报比分直播 黑龙江时时彩 麻将扑克游戏 麻将作弊视频 大乐′透开奖结果 乌鲁木齐沐足转让承包合作 长峰河南新作品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 不用手机注册的a片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 东进热番号 快传下载